加入收藏

當前位置:首頁 > 美容資訊 >

整容是為了變得更“普通”?

文章來源:北京平安整形外科門診部有限責任公司  發布時間:2015.08.13 15:02  網上預約聯系醫生

       一般人認為,女性整容是為了令自己更加出眾漂亮,但川添裕子在名為《美容整形與“普通的我”》的日本人整容美學研究專著中,發人深省地探究出日本人鐘情于整容背后的獨特精神。她指出,日本人整容是想令自己變得“普通化”及“日常化”,希望融入蕓蕓眾生的洪流中,不致令人覺得自己過分出眾。當然不少人會感到錯愕,認為如韓國人那樣追求更漂亮自信的外觀,才符合人之常情。

“女為悅己者容”——自己感覺良好就好

 

我們可以看看其他日本整容社會學家的分析。

著有《美容整形及化妝的社會學》及《戀愛社會學》的谷本奈穗,是這方面的權威人士──日本的整容美學及社會學研究,大多為女性主導策劃,我想這是因為比較方便與研究對象進行面對面的調查之故,要女性整容者打開心扉,由衷說出整容決定及心態的來龍去脈,同性之間的安全及親密感,應該是不可缺少的先導因素。

如果不嫌穿鑿附會,中國古語中的“女為悅己者容”,最適合扭曲附上新詮釋,來描述谷本奈穗筆下的日本女性整容心態。原文指女性為了心上人而粉飾妝容,可是在今天的日本社會中,谷本的研究指出,日本整容人士最大目標就是“悅己”──滿足自己以及能令自己感覺良好。

先稍微交代谷本的研究范圍,她在20032005,以及20112013年,一共針對四千多名整容人士進行了問卷調查,根據問卷資料,再進一步和三十二名整容人士及醫師作深入的焦點面談,從而確保數據的真實性,并希望取得深度及廣度的平衡。

有接受整容的日本女性指出:“過去整容一向給人由負變正的印象,好像只有本來外觀上有問題的人才會去整容,但我不認同這種想法。我想變得更好,又或是令出色的外貌錦上添花,簡言之就是要變得更美更強,這就是我的整容心態。”

另一名女士表示:“(整容的效果)對自己比對男人重要得多,我連男友是否喜歡也一概不理,總之為自己出發去整容就是自己的信念。”以上的例子,正是谷本訪談對象的“悅己論”陳述,而有趣的是這種想法所得出的結果,和上文提及川添裕子的研究結果竟然不謀而合。

“為了化妝時可以涂上眼影”而整容

 

谷本奈穗研究中指出,絕大部分整容人士在整容前后的對照,旁人十有八九毫不察覺。她以日本人最熱衷的雙眼皮整容手術為例,指出不少整容人士在手術后,都分享大同小異的經驗──若非手術后傷口覆蓋著紗布,身邊的朋友根本就不能察覺手術前后的差異。

一旦追問下去,大部分的整容人士的回應為“他人察覺不來無關緊要,我自己清楚有所不同就可以了!”以上整容后難以被察覺的現象,恰好與川添裕子的      “普通化”及“日常化”美學分析對應,與此同時,追問下去又知整容人士確實恪守“悅己論”的壁壘──那么在想象的他者評價,和想象的自己造型之間的鴻溝,又是怎樣的一回事來呢?

谷本的不少受訪者表示臉上有皺紋,因而需要整容去掉,可是她根本看不出來,但對方確堅持認為,皺紋清晰地在自己心中!這種主客雙方之間的落差,最適當用剛才提及的雙眼皮手術來說明。

切割雙眼皮是日本女性趨之若騖的整容手術,接受手術者除了表示希望與常人相若(即川添裕子所說的“普通化”,但客觀而言,日本女性的單眼皮還是雙眼皮才是“日常”標準,大抵也有商榷余地),更大的動力正是希望可以涂眼影!是的,是為了可以化妝時涂上眼影!

在谷本的受訪者之中,接受雙眼皮整容手術的女性,有各種不同的精彩心理剖析:

──不一定是為了更漂亮,總之是為了可以好好化妝,是的,想化好妝(笑~)!

──想涂眼影!單眼皮涂不到,完成雙眼皮手術后,當閉目眨眼時頓時有截然不同的感覺,我于是立即去買了大量的眼影回家。

──我極度想涂眼影化妝!單眼皮的話,即使涂上也全無意義,當變了雙眼皮后,眼簾便可以有不同變化,立即去買不同顏色的眼影回來(笑~)

以上正好說明剛才提及的主客之間區別,進行雙眼皮手術后,渴望可以涂眼影化妝,我不知道在中國或韓國有多少女性會有同感。當然,背后的終極后果可以是“更漂亮”,但大家也明白那不是必然的,就如大部分旁觀者看不出整容前后的差異。但當事人由不可涂眼影變成可以盡情涂抹,變化的幅度肯定明晰不已,這大抵就是上文提及“他人察覺不來無關重要,我自己清楚知道有所不同就可以了”的背后體會了。

整容,年齡不是問題

由此延伸的獨特日本整容現象,就是整容人士的年齡分配,完全不像其它國家般集中在年輕的年齡階層中。可參考谷本奈穗2013年所進行的希望接受整形手術的年齡層分布研究中的統計數字:

 

在以上的數字中,年輕世代的女性當然仍是整容大軍的最大潛在參與者,可是再仔細審視一下,自可發覺原來中年及高齡人士的意愿比率可謂毫不遜色。六十世代有兩成人,而四十及五十代的也大體相若。與此同時,希望透過整容手術對抗自然衰老過程,更加成為了清晰不過的“悅己論”心態體現。

由此可以概括,所謂“普通化”的日本整容美學,是針對整容前后旁人察覺不出來的客觀結果而言,當然一切自有例外,希望進軍娛樂圈的整容人士,自然會有不同的考慮,但以上的研究面向普羅大眾,她們的集體整容潛意識才是有趣的焦點所在。

谷本的研究就清楚披露“悅己論”的關鍵因素,由雙眼皮手術背后的心態到銀發族的熱衷參與,均說明由己而發,從而建構自我滿足的想象形象,較客觀上整容前后旁人眼中的實際差異,來得重要百倍。

更多
福建快3今天开奖